回眸百年 當前位置: 首頁>>回眸百年

從辛亥到五四:社會主義思想在中國的早期傳播

2021-11-16 來源: 學習時報
  辛亥革命前10年間,以留日學生為譯介主體的新思潮的傳播形成社會主義思想在中國早期傳播的第一波浪潮。辛亥革命后,當民國肇建初期的政治紛擾告一段落,中國思想界談論社會主義的聲音又開始變得熱鬧起來。
 ?。ㄒ唬?
  1912年10月14日至16日,孫中山在上海中國社會黨總部發表題為《社會主義之發生與派別》的演說,高度評價馬克思寫作《資本論》的貢獻。他在演說中指出,馬克思“苦心孤詣,研究資本問題,垂三十年之久,著為《資本論》一書,發闡真理,不遺余力,而無條理之學說,遂成為有統系之學理”。孫中山樂觀地預言:“實行社會主義之日,即我民幼有所教,老有所養,分業操作,各得其所。我中華民國之國家,一變而為社會主義之國家矣。”
  在孫中山的積極倡導和影響下,談論和研究社會主義曾經風靡一時。江亢虎領導的中國社會黨,出版《社會星》《社會黨月刊》《新世界》等多種刊物,所發表的文章多有對馬克思及其學說的介紹。中國社會黨紹興支部出版的《新世界》半月刊,在1912年5月至7月連載施仁榮翻譯的《理想社會主義與實行社會主義》(即《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第一、二節和第三節的部分內容,這是我們看到的該書最早的中文節譯。1945年,毛澤東在黨的七大預備會議上曾經提及此事。他說:“據說還有一個什么人,在一個雜志上譯過恩格斯的《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1912年6月,《新世界》第2期刊登了朱執信譯述、煮塵整理的《社會主義大家馬兒克之學說》,介紹馬克思的生平和學說,稱贊《共產黨宣言》“不啻二十世紀社會革命之引導線,大同太平新世界之原動力”。
  除了孫中山和江亢虎,民國初年高談社會主義的人士和刊物也不在少數。
 ?。ǘ?
  1915年,以《青年雜志》(第2卷起更名為《新青年》)的創辦為標志,中國思想界開始了一場思想啟蒙運動——新文化運動。新文化運動是中國歷史上一次空前的思想解放運動,它動搖了封建思想的統治地位,為各種新思潮的傳播創造了條件。
  1917年11月,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爆發。中國的許多報刊對俄國十月革命的消息進行了報道和評論。1918年10月,李大釗在《新青年》第5卷第5號發表關于歐戰的演說稿《庶民的勝利》和專文《Bolshevism的勝利》。在《庶民的勝利》中,李大釗認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是資本主義的失敗、勞工主義的勝利。他預言:“一九一七年的俄國革命,是二十世紀中世界革命的先聲。”十月革命的勝利,使社會主義從理論變成了現實,這讓在黑暗中摸索前行的中國先進知識分子看到了新的希望和新的依靠力量。
  五四運動前夕,國內出版的報刊上開始出現專門介紹馬克思生平和學說的文章。此前,馬克思的生平和學說大都是在譯介社會主義學說的著作和文章中被提到,很少有專文介紹。1919年4月1日至4日,北京的《晨報》副刊發表《近世社會主義鼻祖馬克思之奮斗生涯》一文(《新青年》第6卷第5號予以轉載)。作者淵泉(即陳溥賢)開篇即表明,他向讀者介紹“近世社會主義鼻祖”馬克思的奮斗生涯,有兩大用意,一是為了引起人們研究社會主義的興趣,二是為了讓人們了解“古來賢哲”獻身求學的奮斗生涯。文中介紹說:“馬克思,是德國人,青年時代即以改造社會組織為畢生事業。一切著述,感嘆以解決茲事為目標焉。”而“馬氏之奮斗生涯,即獻身著述之生涯,而著述中以《資本論》為不朽名著”描繪了馬克思作為一位學者型社會革命家的形象。文中詳細介紹了馬克思為寫作《資本論》所付出的心血和代價,“補敘”了馬克思青年時代創辦《新萊茵報》《德法年鑒》以及起草和發表《共產黨宣言》的奮斗歷程。
  1919年4月6日,《每周評論》第16號在“名著”欄發表成舍我翻譯的《共產黨宣言》,譯文摘譯第二章中的十大綱領。譯者指出:“這個宣言,是Marx和Engels最先最重大的意見……其要旨在主張階級戰爭,要求各地勞工的聯合。是表示新時代的文書。”
 ?。ㄈ?
  1919年爆發的五四運動,為各類新思潮的傳播打開了閘門,各種新創辦的刊物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報刊上介紹馬克思主義的文章開始多了起來。1919年5月5日至8日,淵泉翻譯的《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在《晨報》副刊《覺悟》連載,《新青年》第6卷第5號予以轉載。這是一篇譯自日本著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河上肇的文章。文中認為,“馬克思的社會主義,在學問上,有兩大根底。其一是歷史觀,其一是經濟論”。文章依據《共產黨宣言》和《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系統闡述了馬克思的唯物史觀。1919年5月(實際出版是9月)出版的《新青年》第6卷第5號“馬克思主義專號”,發表了李大釗著名的《我的馬克思主義觀》(上)、劉秉麟的《馬克思傳略》等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文章。同期的“馬克思研究”專欄還刊載了陳啟修的《馬克思的唯物史觀與貞操問題》(錄自《新中國》)、淵泉的《馬克思奮斗的生涯》(錄自《晨報》)等文章。
  除了《新青年》和《晨報》副刊,五四時期的其他著名刊物,如《國民》雜志、《覺悟》(《民國日報》副刊)、《建設》雜志、《共產黨》月刊等,也發表了許多介紹馬克思主義的文章。這一時期馬克思主義傳播的一個突出特點是,許多譯介馬克思唯物史觀的文章發表。1919年11月至12月出版的《廣東中華新報》,發表了楊匏安的《馬克思主義(一稱科學社會主義)》一文,文中說:“馬氏以唯物的史觀為經,以革命思想為維,加之以在英法觀察經濟狀態之所得,遂構成一種以經濟的內容為主之世界觀,此其所以稱科學的社會主義也。”這是五四時期國內報刊首次發表的把馬克思主義稱為“科學社會主義”的文章。此外,1920年11月7日創刊的《共產黨》月刊第1號,首次發表了《列寧的著作一覽表》和《列寧的歷史》兩篇介紹列寧主義的文章。
  五四時期,傳播馬克思主義的刊物開始多了起來,但那時,人們能夠看到的馬克思主義的書籍還不多。李達回憶說:“當時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很少翻過來,我們只是從日文上看到一些。中國接受馬克思主義得自日本的幫助很大,這是因為中國沒人翻譯,資產階級學者根本不翻譯,而我們的人又都翻不了。”只有到了1921年前后,當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主義作為指導思想寫在自己的旗幟上,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大地上廣泛傳播的大潮才真正開始涌動起來。
亚洲性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