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百年 當前位置: 首頁>>回眸百年

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劍指福州

2021-10-20 來源: 福建日報
  1934年7月初,中共中央給紅七軍團發出《政治訓令》《作戰任務的訓令》,命令他們“應在中國工農紅軍抗日先遣隊的旗幟之下,經過福建而到浙皖贛邊行動”。
  7月6日晚,軍團長尋淮洲、政治委員樂少華、參謀長粟裕、政治部主任劉英等率領紅七軍團直屬部隊和紅十九師共6000多名指戰員從瑞金出發,由長汀縣古城進入福建,經長汀、連城、寧洋(1956年撤銷)、永安、大田、尤溪等縣,在紅九軍團的護送下,于7月底渡過閩江。此時,中革軍委命令紅七軍團改道東進,占領古田縣水口,再“威脅并相機襲取福州”。
  8月1日晚,紅七軍團進占水口。2日,他們召開“紀念‘八一’大會”,宣布了中央關于組編“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對內仍稱紅七軍團)的決定,將紅十九師的第五十五團、第五十六團、第五十七團分別改編為第一師、第二師、第三師;并對攻打福州等任務進行了動員和部署。
  8月2日傍晚,先遣隊離開水口沿閩江北岸東進,經閩清縣安仁溪、大箬,于3日到達閩侯縣小箬,途中遭敵機襲擊,傷亡七八十人。為了避開敵機的騷擾,先遣隊決定離開閩江邊,并繞開有敵重兵把守的閩侯縣白沙,轉向北面的山林地帶,經閩侯縣洋里,于4日抵達雪峰,5日抵達大湖,6日到達江洋,7日抵達福州北郊山區。
  當紅軍北渡閩江且一路東進時,國民黨福建當局惶恐不安,省政府主席陳儀急令第八十七師師長兼福州警備司令王敬久,立即調遣正在閩東“剿共”的第二六一旅劉安琪部、移駐泉州的第二五九旅沈發藻部回防。8月1日,第二六一旅第五二二團、第二五九旅第五一八團相繼海運到達福州;3日,第二六一旅第五二一團也回到福州。
  “為鞏固后方防務起見”,福州警備司令部宣布福州城內實行戒嚴,晚間除了外僑,所有行人來往須受檢查,非有口號不得通行,即便是公務車輛,車前沒有插該司令部頒發的通行旗幟,也不得通行。同時,海軍部調“撫寧”“義寧”“威寧”“肅寧”4艘淺水軍艦分別進駐馬江、魁岐、臺江、陽岐;南昌行營調空軍第三中隊張其谷部、第五中隊張夢緹部共8架飛機,進駐王莊飛機場。
  東路“剿匪”軍總司令蔣鼎文遵照蔣介石關于“萬勿飭令前方部隊一兵一卒班師回剿,如需部隊應用,盡可電請調隊入閩”的指令,于8月3日下午由漳州飛抵福州與陳儀等人會商后,向蔣介石求助。當晚,蔣介石即令原屬十九路軍曾駐扎過福建的第四十九師伍誠仁部、第七十八師文朝籍部(后來該師實際來閩的只有副師長張君嵩帶領的第四六五團鄧經儒部),從湖北、河南整訓地點開拔赴閩。
  先遣隊高舉的是“北上抗日”旗幟,引起日本方面的恐慌,不僅派“球磨”號巡洋艦載800名海軍陸戰隊員進駐馬江,日本駐閩總領事館還給每個日僑發放槍械、符號、食品等。8月4日下午,日本駐閩總領事宇佐美珍彥偕日本海軍馬公要港司令新田山良幸少將前往省政府謁見陳儀,探聽前方訊息,協商保護領事館和僑民等事宜。此間,英、美、法等國軍艦也先后駛進馬江。
  8月4日,王敬久奉省政府關于“進剿安仁溪、水口一帶之匪”的命令,帶領第八十七師直屬部隊和第二六一旅溯閩江而上,于當晚到達閩侯縣白沙,第二天到達閩清縣安仁溪。突聞紅軍已繞道抵達福州北部山區,王敬久又奉命帶領第八十七師所部急忙返程。他一面令第二六一旅第五二一團由白沙上岸,向大湖方向“追剿”紅軍;一面帶領師直屬部隊和第五二二團趕回福州,并嚴令留守福州的第二五九旅第五一八團固守待援。
  8月7日,先遣隊到達福州北郊,占領小北嶺至筆架山一帶高地,并派偵察隊到磨里一帶活動。由于福州夏季的天比較遲才黑,敵機利用這段時間,對紅軍進行轟炸、射擊。
  7日晚天全黑后,先遣隊向福州發起進攻,一部在赤橋擊潰敵便衣隊,大部沿村道至新店,敵排哨縮回浮村高地。午夜12時,先遣隊以一部牽制浮村的守敵,大部向義井猛攻。翌日1時,先遣隊一部占領玄沙寺佯攻大夫嶺,大部沿著新店通往北門樓的馬路挺進。這是一條最便捷的進軍路線,殊不知它也是敵人最重點防守、部署兵力最強的一個地段。因此,先遣隊進攻必經之地隱士山坡時,守敵憑借著地形、工事、武器等方面的優勢負隅頑抗,幾次激戰均未能奏效。8日天亮前,先遣隊為了躲避敵機狂轟濫炸,只好收兵,退到北郊的嶺頭、外洋、里洋一帶隱蔽休整,準備天黑后再攻福州城。
  先遣隊第一次攻打福州雖沒有成功,但也讓城內敵政軍頭目嚇出一身冷汗。他們一面嚴令北郊守軍拼死頂住,一面密令王莊飛機場備機以便城陷時逃亡。天亮前先遣隊撤出戰斗,他們才松了一口氣,又令空軍派飛機前往北嶺山林密集處盲目地狂轟濫炸。據報載:“航空第三隊、第五隊派遣轟炸機,自晨至晚,前往擲彈十數次,計擲重量炸彈六十枚。”
  8日下午,敵第二六一旅第五二二團從白沙返回福州,第二五九旅旅部及第五一七團一部從泉州趕到福州,守敵立即充實防務。
  8日夜,先遣隊采用新的進軍路線,繞過新店、湖前,取道石牌、蓮花峰直奔福州,曾一度進抵北門樓下。據時任先遣隊參謀長粟?;貞?,“我軍打得十分勇敢,強攻一晝夜,攻占了敵軍一些陣地和城北關的主要街道。但因我們還不善于近迫作業,又缺乏攻城手段”,攻城仍未成功。據時任先遣隊第三師師長王蘊瑞回憶:“部隊接近福州時,我師是前衛,直逼城下。到晚上,從城西北角攻城。因準備不足,情況不明,梯子太短,城墻又高,梯子靠在城墻上沒有爬上,當即撤出戰斗……攻城時,我和粟裕同志在一起。攻打福州,先遣隊三個師都參加了戰斗。后來,軍團領導決定撤出戰斗,不攻了。”
  先遣隊沒有攻下福州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共福州中心市委于4月上旬遭到極其嚴重的破壞,無法予以配合。據粟?;貞洠?ldquo;攻打福州,帶有很大盲目性。”“當時對福州敵軍的實力、工事等情況了解很差……也沒有地下黨組織策應,沒有辦法打進城。”據時任先遣隊政治部主任劉英回憶:“未能取得當地黨與福州市工人更多的幫助和適當的配合,以致先遣隊圍攻福州……始終得不到各方面的消息,而影響到七軍團的軍事行動與圍攻福州整個戰斗任務的完成。”
  粟裕還在回憶錄中寫道:“我們估計即使打進城,也不容易解決敵人。于是決定把部隊撤至福州以北嶺頭一帶,準備向閩東轉移。”時任先遣隊政治委員樂少華在回憶中也寫道:“大家都認為,如果攻進去了,也只能占據一角,否則兵力便會分散,福州實在太大了。”“于是我們決定部隊撤回,稍事休息后便繼續北上。”
  8月9日凌晨,先遣隊全部退回小北嶺,而后即東進,往連江縣桃源方向轉移。
  先遣隊剛離開小北嶺,敵第七十八師師長王敬久即令第五一八團竄入嶺頭“搜剿”,并令第五二二團抄近路“追剿”。由此,敵我雙方在福州北面的宦溪鎮降虎村一帶,展開一場你死我活的大搏斗……
亚洲性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