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紅色故事

藏在潮汕批局背后的地下交通線

2021-11-11 來源: 南方日報
  “僑批及僑批局與黨的歷史存在著緊密的關聯。”
  日前,汕頭市檔案館僑批分館(僑批文物館)名譽館長林慶熙告訴記者,在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研究者通過對僑批派送員(“批腳”)訪談錄的整理,僑批局創辦人后人的回憶,發現隱藏其中的生動紅色故事及背后的地下交通線。
  “主要有兩方面,中共地下黨員以批腳、僑匯員為掩護,作為地下交通員,為我黨傳遞情報。其次,愛國華僑通過僑批局,為黨組織的活動秘密籌集資金;海外華僑的捐款,通過僑批局進入國內。”林慶熙說。
  很多歷史真相,只有經過歲月的流轉才得以現身。
  一紙僑批,于潮汕百姓而言,是生命線;于國家而言,是海外赤子愛國情懷的書寫。華僑在中國歷史上的貢獻,除了支援家鄉、國家的建設,還有支持中國共產黨的建設和民族解放事業。
  去年10月13日,在汕頭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走進僑批文物館,了解潮汕僑胞心系家國故土、支持祖國和家鄉建設的歷史??倳洀娬{,“僑批”記載了老一輩海外僑胞艱難的創業史和濃厚的家國情懷,也是中華民族講信譽、守承諾的重要體現。
  華洋雜處
  中共地下黨員偽裝成華僑

  “借助‘僑’來開展地下活動,是潮汕地區地下工作的一大特色。”汕頭僑批文物館首任館長王煒中說道。
  據中共廣東省委黨史研究室與中共汕頭市委黨史研究室聯合編著的《紅色交通線》記載,1930年秋冬間,在周恩來的直接領導下,中央交通局開辟了一條由上海—香港—汕頭—大埔—青溪—永定—江西瑞金的交通線。這條交通線在1934年10月紅軍長征前撤銷,是當年中央交通局開辟的若干交通線中唯一一條自始至終沒有被敵人破壞的秘密交通線。
  這條途經汕頭的交通線主要擔負著三大任務:通過商場買賣和各種社會關系,購買并運送蘇區所迫切需要的無線電器材、電器、藥品和醫藥器材等;護送過路的中央領導同志;籌款和押送款項。期間,周恩來、鄧小平、董必武、劉少奇、陳云等兩百多名領導干部經過汕頭中站的掩護順利到達蘇區。
  2019年10月7日,中央紅色交通線汕頭中站舊址被國務院列為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原汕頭市黨史研究室副研究員秦梓高說道:“選擇汕頭作為紅色交通線在內地的首站,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當地華洋雜處,方便中共地下黨員偽裝成華僑、商人等各種各樣的身份。”
  縱觀潮汕地區的中共黨史,華僑及僑眷以多種形態貢獻力量。
  據秦梓高介紹,潮汕解放戰爭期間,汕頭中共地下黨負責人之一鄭瑁以僑眷的身份,接收從泰國負責向當地輸送干部的同志寄來的“僑批”,聯絡回國人員;地下黨許喬以僑眷身份為掩護,擔任地下情報站的聯絡人。
  “華僑創辦僑批局,雇用當地百姓擔任批腳、僑匯員,如神經網絡般連接海內外。其工作的隱蔽性與黨的地下工作十分契合。”王煒中說道。
  傳遞密件
  特務們都找不到蛛絲馬跡

  1921年在泰國出生,9歲回家鄉的澄海人曾天遠也許沒有想到,在那個紛亂動蕩的年代,他的人生卻是逆流而上。
  據潮汕歷史文化研究中心沈建華、陳璇珠整理的訪談錄《赤膽忠心的“批腳”》記載,1939年2月,曾天遠在道南小學讀6年級,學校的中共地下黨組織發現他思想進步、積極上進,便發展他加入中國共產黨。1946年,他的堂兄曾天松在澄海振盛興批局工作,因人手不夠,便想讓他去幫忙派送僑批??紤]到這份工作有利于掩護地下交通員的工作,黨組織在聽取他的匯報后便同意了。自此,曾天遠一邊挨家挨戶派送僑批,一邊積極傳遞情報和資金。“批腳”成為了曾天遠在外人面前的偽裝。
  曾天遠每星期送—次僑批到澄??h城及附近,其余時間就在家里種田、捕魚。有時候組織上會派人來跟他聯絡,當外人問起時,他便推說是他在城里的僑戶,來鄉下聯系買谷的,因此從來沒有暴露身份。這期間也險象環生。有一次,組織上出了叛徒,國民黨的特務組織知道這一帶有個共產黨員很活躍。但由于過于隱秘,特務們始終找不到蛛絲馬跡。
  解放戰爭期間,鄰村有一位同志上山參加游擊隊,家中十分困難。組織便湊了點錢,讓曾天遠假借送批的名義把錢送到這位同志的家中,解了他家里的燃眉之急。
  由于地下情報工作與生俱備的絕密性,曾天遠不知送了多少口信卻不曾知曉對方是誰。直至解放后,他才知道在下鄉五里亭、程洋崗上華龜山石板下渡等送出重要的情報,會面的是原澄??h縣長余錫渠。
  2005年左右,王煒中參與采訪了解放后擔任渡頭村第一任農會主任,后任上華區區長、縣檢察長的中共地下黨曾天遠,“曾天遠同志向我們講述了他在派送僑批過程中傳遞組織的密件。”
  隱蔽精干
  身處他國執行著秘密任務
  與曾天遠同一年出生于泰國的原普寧縣泥溝鄉人張伯恭則以僑匯員的身份,身處他國執行著秘密任務。
  據《汕頭市龍湖區新津街道志》記載,張伯恭原是普寧中共地下黨的交通站長,在1942年“南委事件”后轉移到泰國。
  張伯恭是1925年回國的,1939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此期間,他從家里取出祖父從泰國寄回的3000大洋批款供給中共潮梅特委作活動經費,又先后取出家中的批款供中共普寧縣委在里湖創辦“集源書店”、在大南山石頭圩創辦“今興糧店”、又在溪南圩創辦“盛發商行”,該商行成了中共地下黨的情報交通站。他的公開身份是盛發行經理,黨內職務是普寧中共地下黨交通站長。
  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著的《中國共產黨簡史》記載,抗日戰爭時期,在淪陷區和交通要道,黨的地下組織實行“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的方針。1942年,潮汕地區發生“南委事件”,國民政府特務機關大規模破壞中共在華南的地下組織。
  張伯恭根據中共地下黨組織的指示轉移到泰國,被安排到中共中央華南分局駐泰國經濟小組僑匯局工作。明面上,他是僑匯局的普通雇員,攜帶著身懷六甲的夫人和兒子居住在局里頭,配合其他人進行僑匯電傳業務,為黨組織籌集經費。實際上,他以此作為掩護,承擔著保衛、掩護僑匯局黨組織電臺安全及隨時進行轉移的任務,以及做好局內密碼票務和電訊的保密工作。
  籌集經費
  把寄批僑胞當成募捐對象

  僑批局作為專門辦理僑批業務的私營金融機構,在僑批業盛行時,批局總是人潮涌動。其中有一家振盛興批局,在忙碌不休中卻又暗潮洶涌。
  1899年,澄海上華鎮渡頭村人曾仰梅在泰國、汕頭埠和渡頭村同時開設此批局。據曾仰梅之子曾益奮回憶,其父作為海外華僑,又是僑批局經營者,情系家國,利用自己獨特的身份竭盡全力地支援抗日和民族解放事業。
  “抗日時期,父親在汕頭的產業均慘遭破壞,但仍然堅持經營批局,因為這是牽連到眾多僑胞家眷的生命線。”曾益奮說,僑批局一度成為了中國革命的紅色通道和聯絡點,隱藏著絕密的紅色革命事跡。
  1937年7月7日,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曾仰梅在泰國響應愛國僑領蟻光炎的號召,積極捐資,并發動親戚及眾鄉親參與。
  “父親把振盛興批局當成募捐點,把前來寄批的僑胞當成募捐對象。”曾益奮回憶。隨后,募捐活動迅速擴大,其他批局也紛紛效仿。“他們把籌集到的資金和大批物資交由蟻光炎、蟻美厚叔侄帶到香港,請在香港組織抗日活動的何香凝、廖承志轉入內地送到前線。”
  抗日時期,國家存亡之際,僑批的字面上,是對侵略者的血淚控訴,是對“救國”的奔走呼告;僑批的背后,有無數華僑捐款捐物,奔赴戰場,甚至獻出生命的動人事跡。
  借錢之謎
  實則掩護梅蘭芳等名人轉移

  1988年,退休后的中共地下黨員陳建邦與曾益奮取得聯系,一段塵封多年的歷史終于揭開。
  1938年,日軍對汕頭進行狂轟濫炸。曾仰梅為了家眷的安全著想,舉家遷徙移居香港,在九龍太子道租用一棟民居的二樓,恰好三樓居住的是京劇大師梅蘭芳和他的家眷。“二樓是三樓是必經之處,兩家在相處中建立了信任和友誼。”曾益奮說道。
  1941年12月,侵華日軍占領香港。此后,太子道不再安寧,時常受到日軍騷擾。據《東江縱隊志》記載,香港淪陷后,包括宋慶齡、何香凝、柳亞子、鄒韜奮、梅蘭芳等人在內的數百名知名文化人士和民主人士尚在那邊開展抗日救亡工作,處境十分危險。時任中共中央南方局書記周恩來多次急電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主任廖承志,要不惜一切代價,想盡一切辦法,盡快把這些中華民族的文化精英安全轉移出來。營救行動在1942年1月悄悄拉開序幕。
  有一天,曾仰梅的三兒媳婦的表兄陳建邦突然出現。
  祖籍潮安鱉頭的陳建邦是個進步青年。“七七事變”之后,他從香港入內地直接進入東江縱隊。彼時,陳建邦受組織派遣應聘到美聯社做報務員工作。
  據曾益奮回憶:“他時常到我家走親戚,實際上卻是客套一番后便上三樓執行任務,有時還去我父親經營的遠明錢莊(僑批局)借錢。”對此,曾仰梅心知肚明,并且默契地配合著他們的行動。終于有一天,陳建邦突然消失了。
  遠明錢莊的掌柜向曾仰梅匯報陳建邦透支之事,他淡淡地說:“借出去的‘錢’就當送出去,當做呆賬算了。”
  時間過去45年,再會時,陳建邦向曾益奮講述那段歷史。當時他到曾仰梅家拜訪,實是為了掩護梅蘭芳等人進行安全轉移。由于轉移工作經費開支龐大,陳建邦的收入無法維持,只好向曾仰梅的錢莊借錢。“據陳建邦講述,1943年初,他接受了新的秘密任務,只好不辭而別。”曾益奮說道。據陳曼云之女黎明所著的《我的父親母親:“人民導演”蔡楚生與“紅色”間諜陳曼云》記載,彼時,陳建邦與陳曼云護送蔡楚生安全轉入內地后,幾經輾轉,潛入到浙江淳安建立敵后電臺,向延安提供日本方面的一些動態,為抗日戰爭的勝利提供了重要情報。
  歲月的流轉讓這些隱秘的歷史公諸于世。據汕頭地方黨史專家王恬介紹,紅色交通線汕頭中站是在2011年進行革命遺址普查后上報并引起重視的,“特別是曾經擔任陳云秘書的朱佳木,在整理陳云傳記時接觸到了這方面的內容,因此提出要保護利用交通站舊址。”據曾益奮介紹,2021年7月26日,渡頭村振盛興批局舊址正式掛牌,成為上華鎮黨史學習教育紅色資源。
  追尋足跡
  “深刻體會到地下工作的不易”

  林慶熙說,背井離鄉的華僑,親身感受到祖國的重要性,無論是巨商富人還是底層人民,國家有難時都會慷慨解囊。
  “我們家,父兄輩為抗戰作出了貢獻,我很欣慰,我為父兄的行為感到驕傲,更希望下一代能傳承。”談及解放前華僑對祖國的貢獻,作為華僑后人的曾益奮由衷地說道。
  王煒中說:“僑批,非常生動地體現了華僑的精神力量,字里行間中展現出他們熱愛祖國、熱愛家鄉、艱苦奮斗、刻苦耐勞的品質,這正是我們需要大力發揚的民族精神、國家精神。”
  挖掘潮汕批局背后的中共黨史,也令王煒中感慨頗多。他表示,無論是抗戰還是其他時候,華僑所起的作用是相當大的,“他們非常熱愛祖國,‘根’的意識強烈,國家有難時會不遺余力地提供支援。”他還說,地下工作者對黨的事業的忠誠、執著和堅定讓人欽佩。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個“知彼”便是依靠這群地下工作者,“所以當我們取得勝利時,不能忘記這些無名英雄”。
  這條隱蔽的戰線里,可能沒有那么多硝煙彌漫,沒有那么轟轟烈烈,但卻更需要智慧。“他們選擇以僑批局為掩護,利用‘批腳’身份傳遞情報,彰顯了中共地下黨員過人的膽識和聰明才智。”王煒中說道。
  汕頭地方黨史專家王恬說,“保護利用好這些紅色資源,特別是重視和挖掘革命舊址蘊藏的鮮為人知的歷史,是賡續革命血脈的寶貴財富,是我們保持初心,繼續前進的智慧和力量的源泉,是激發愛國熱情、凝聚人民力量的好舉措。”她認為,在建黨百年之際,通過多種渠道、創新多種方式宣傳好這些隱蔽戰線的紅色歷史,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
  在潮汕這片革命的熱土上,革命舊址已成為那些崢嶸歲月的見證者。
  國慶假期,位于汕頭市金平區海平路97號的中央紅色交通線汕頭中站舊址游客絡繹不絕,有組團參觀學習的、也有個人前來“打卡”。“讓我更加深刻體會到地下工作的不易。”游客許先生感慨道。
亚洲性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