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紅色故事

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發出“破曉之聲”

2021-10-27 來源: 遼寧日報
  錦州市老城區人民街京哈鐵路橋洞的西側,一所名為“錦州鐵路高中”的學校頗為引人注目,綠樹掩映的校園內書聲瑯瑯。90多年前,這里曾有另一個名字:東北交通大學。
  當年東北交通大學東南角,原張學良校長辦公室,現在已經成了東北交通大學遺址紀念館,透過展板上發黃的照片和展柜里的實物,記者重溫了90年前聞名于世、在東北抗戰中發揮重要作用的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的往事。
  400人共赴抗日使命
  1931年9月27日,流亡北平的東北愛國人士在北平西單牌樓舊刑部大街12號的奉天會館東院哈爾飛大戲院正式召開大會,宣布成立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以下簡稱“救國會”)。“當時參加會議的共有400多人,絕大多數為東北籍青年學生。大會推舉高崇民、閻寶航、黃顯聲、王化一、盧廣績、彭小秋、熊飛、車向忱、杜重遠、陳先舟、王卓然等27人為救國會委員,在全委會上,又選舉了高崇民、熊飛等9名常委(翌年1月救國會重新改組時,黃顯聲被選為執行委員)。大會一致通過了“抵抗日本侵略,共謀收復失地,保護主權”的宗旨,并將奉天會館東西兩院作為救國會辦公地點。
  錦州東北抗日義勇軍研究會專職研究員張桂芝告訴記者:“九一八事變爆發第二天,高崇民等人撤退到錦州,在路過溝幫子時,成立了錦州抗日救國會,就是后來的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的雛形。在成立大會上,他說,過去我不知道天生我為什么,現在知道了,就是讓我抗日,收復東北失地。”
  1931年11月5日,在救國會的組織下,600多人組成請愿團,南下南京請愿,要求政府對日宣戰。為了進一步擴大抗日宣傳,救國會還組織各種形式的報告會、宣傳隊和“亡省日紀念會”,向平津等地大中院校師生和市民報告日軍在東北的暴行以及義勇軍抗戰近況。鼓勵青年學生做好抵抗日本侵略的準備。同時,救國會還創辦出版了《救國旬刊》《復巢》《東北通訊》等刊物,用大量文章揭露侵略者在東北的暴行。
  救國會執行委員杜重遠在長江流域諸多城市舉行了數次宣傳抗日的演講,每次聽眾千余人,“據說他在某中學演講結束后,當即就有愛國青年開始組織抗日活動!”錦州市東北抗日義勇軍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劉景毅說。救國會開展的一系列宣傳斗爭,極大地推動了全民族抗日救亡的高潮,激發了人民的愛國熱情,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運動。
  “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不僅是全東北第一個抗日救亡團體,也是在全國最早扛起抗日救亡大旗的民眾組織。”張桂芝說。
  組建56路抗日義勇軍
  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的最大歷史功績,無疑就是成為抗日義勇軍的中堅力量以及對抗日義勇軍的傾力支持。九一八事變爆發后,沈陽被占領,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公署和遼寧省政府行署遷往錦州,具體工作由遼寧省警務處處長、救國會委員黃顯聲主持。
  在這期間,黃顯聲積極與救國會相互配合,以錦州為大本營,在遼西大力發展民眾武裝,組織各種形式的抗日義勇軍。到1932年3月,黃顯聲和救國會委任的抗日義勇軍共有56路27個支隊6路騎兵。黃顯聲原計劃在遼西一帶組建義勇軍8萬人,后來快速發展的形勢遠遠超過這個計劃,達10萬人。為此,黃顯聲被世人譽為“血肉長城第一人”。
  救國會為了提高義勇軍的政治、軍事素質,加強通訊聯絡和醫療水平,先后成立了“政治訓練班”“干部訓練班”“無線電通訊訓練班”“救護訓練班”等,從東北籍學生中挑選一批學生,分別進行短期訓練,主要學習“對軍隊的政治工作”“對民眾的政治工作”以及學習游擊戰術和爆破、通訊、收發報等技術,然后派到各部義勇軍中去工作。通過上述工作,各部義勇軍在政治、軍事素質方面有了普遍提高,加強了救國會對各路義勇軍的指導,提高了義勇軍各部之間協同作戰的能力。
  與此同時,救國會還通過募捐等方法給予義勇軍大量經費和物資支援,據救國會軍事部長王化一回憶,救國會成立兩年多時間,共派出70多名政治工作人員,到各地義勇軍做宣傳組織工作,援助義勇軍的槍彈和其他軍需物資無法計算,僅款項就達到38.7萬元。
  1933年7月,救國會被國民黨政府強令取締被迫終止活動,但救國會的很多成員,并未停止抗日救亡活動。不久之后,他們大多直接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團體和抗日部隊,繼續將抗日的火種延續。
  “雖然只有兩年時間,但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的意義堪稱偉大。”張桂芝向記者表示:“它是中國人民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一種嘗試,為日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亚洲性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